那些年流过的鼻涕

run at the nose

“近几年”每年春分前后,夏秋之际都会出现“流清鼻涕”的现象。哪一年开始的已经记不清楚了。

2021

昨天晚上(3月11日)坐屋里突然有点着凉?有点要开始流清鼻涕的迹象。“来了来了,该来的又要来了乜?”不会吧,不应该啊……晚上正常休息。今天早上照常出门跑步,吃早饭时,一起看了面对面对“刘秀祥”的采访节目——《相信希望的力量》。

背单词的时候又有迹象要流鼻涕,盖上毯子。出门上班换衣服的功夫就打好几个喷嚏。注意保暖,认真记录,看看今年到几何。

Day04

截止到昨天(3.13)还没有正式发作,即使昨天出门折腾了大半天,也只是偶尔间歇性发作,处于可控阶段。没有明显症状。今天晚上正式明确症状:流清鼻涕不止,需要“插葱装象”

上午还未发作,午饭后睡了片刻有所好转。下午出门一趟,出租地铁走一遭,回来已经天黑。晚饭后坐这里总结时,正式“确诊”

Day06

昨天(3.15)周一是一个考验。一早黄沙漫天,休跑一天。学习一下大小拜的练习功法。老婆练习了200多天,效果明显,向我多次推荐。昨天正式开练,动作十分简单。似乎效果明显。按她的说法,非常对我的这个症状。

练一次,顶一天。至少一直到晚上,一天都没怎么流鼻涕。今天自然接着练习,周末要外出,希望这几天好好巩固,最好这次的鼻炎无疾而终,扼杀在摇篮。按计划今天下午还要加练一场。

Day09

第七天(17号)白天表现都很正常,晚上出现反复,感觉要被重新占领山头似的,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还是保持住阵地。坚持练习大小拜有效果。昨天(18日)折腾的要去接蛐蛐,一晚上折腾了四个小时,其实就见面吃饭三十分钟,时间都花费到路上。骑车到地铁,中间转两次车,每次转车路线还都很长。很久不怎么坐地铁,虽然带上了帽衫,还是有点受风,到奥体线就下车去拉肚子了。上周就把住宿什么安排好,今天算正式拎包入住而已,一切顺利。正式开始他的北漂生活啦,哈哈。平时晚上睡得早,所以吃了便饭之后就返程,回来只是觉得瞌睡又累,洗漱完毕很快就入睡。

今早起来,恢复得不错。大小拜练习完,感觉阵地得到加固。热身后跑步去取核酸报告,今晚开始踏上返乡省亲之路,注意防风保暖,争取不给敌军趁虚而入的机会,坚守到四月就是胜利。


十日行

20日早到商丘,坐汽车到柘城,表哥接上,会洪恩,去李楼接有点昏迷的外婆。找乡里的医生看看,去乡里做CT检查,折腾到下午挂针之后,外婆重新清醒过来。半下午时表哥开车带着我去趟鹿邑石门李给爷爷烧纸。晚上住在胡香店表哥的家,小姨配着照顾外婆

21日外婆恢复不少,街坊邻居亲戚朋友来得不少人来看望。傍晚看恢复的不错,返回柘城县,第二天直接由柘城去新郑机场

22日早9点斑马快跑的直达班车送到机场出发站。到晚10点终于回到了博湖

23上午去大伯家坐坐,中午一起吃得饭。下午陪老爸围着开都河绕了四座桥七公里路;晚上大家聚餐,喝多就多事,哎

24中午又在大娘家受邀吃午饭,大娘有点激动,说说小时候的事,我就是他家的小儿子。回去商量后,决定第二天就送老爷子去石河子。提了一下周年忌,我说没事之后也没再坚持——这个事的确是我没处理好,还是应该缓缓再走——于人来说应当如此;与我来说虽然无所谓。晚上二倍速追琉璃,颜值就是生产力,将夜莫山山,璇玑琉璃盏

25二人车赴北疆。吃过午饭,收拾落脚后,又打车返回车站买票,车站窗口可以确保下铺。左右无事,返程步行沿着909道的公园走了一路。晚上大家又聚餐一次

26日我一人返回,下午到家。正好周末,外甥跟我一起回教员小区住,晚上追完了琉璃

27日,一周没跑步,早上重新绕四座桥。一圈居然有七公里,环境“实在是有点过于适合跑步了简直”。中午去大姐家看望老人,三姐也到了,下午一起大家去芦花港吃鱼,在“海子”边打水漂。晚上返回,外甥开始赶作业,我也开始处理工作问题。晚上11点55外甥一声提醒“我还没打卡”,然后我意识到今天打卡要失败,同桌契约金没了

28日恰逢周日,商议之后决定提前一天周年祭。一年之后,终于亲自来到母亲的墓前(41°42'04.0"N 86°44'29.0"E)。耽搁了一年未修起来的墓地,正好工作人员更好,安排好今天将累土清扫之后,今天就可以安排修葺。祭拜之后,大家开始轮流搬运。好久没干活,还给手磨出来三个泡。回去大家一起吃过饭已经四五点,趁三姐的车,一路送我到和静。晚上陪着应酬一下,回来哥们就吐了- -||,我喝得少点,也摇摇晃晃,距离他的状态也就一杯之遥

29日又耍了半日,下午返回博湖。重新收拾一下,已经要准备返程

30日,凌晨就开始下雨,一夜未停,早上还出现雨夹雪的情况。简直,19日晚离开北京的时候就在下雨,这准备离开了又下个不停。姐夫送我到机场,等我落地北京然后坐地铁回到家时。家里的雨还在下


0331,算起来已经是第21天?除了前两天症状较严重——相比于去年依然症状轻很多——之外,鼻涕流得都不算多。返乡省亲十日,月底收官返程。恢复跑步锻炼,早日根除鼻炎

0401,回京这两天反而有点加重的趋势。今天大小拜早中晚练习了三次,否则症状估计会更严重。练习让身体热起来,清鼻涕就会流的少一点。早上跑步之后不会流鼻涕也是这个原因。昨天晚上差点输掉,今天三次练习之后症状没有恶化。明天继续战斗

清明假期三天修养折腾之后,还是维持在初级阶段。前两天都出门折腾,经历了地铁里的风洗礼,居然没有加重症状。

0407,截止到目前为止,没有出现去年的严重症状:眼涩,发痒,嘴唇发烧,发麻等现象。感谢大小拜功法,可以替换站桩练习,坚持下去。

0408,生命就在呼吸之间。锻炼这一段时间对这句话有新的认知。每天练习大小拜,认真关注每一次的呼吸,居然就对鼻炎有很好的控制作用。看看坚持练习到秋天是否能躲过今年的第二场鼻炎

0409,昨晚出现第一次严重症状预警,有眼发痒发涩;半夜醒来流鼻涕且喷嚏不知——没看时间,上完厕所之后继续睡觉了。看起来这个失误还是有些影响,今天白天似乎鼻涕流得又多了一点——也可能是这两天杨絮更多的原因?——继续坚持一日三练大小拜

0412,周末没怎么出门,练习完就屋里待着总不能继续恶化了吧?今天周一,尽管有点降温的意思,于我来说正好,因为一直没换单衣。观察目前的状态,今年第一轮的鼻炎算是过去了。

0413,看起来只要坚持锻炼,问题不大,现在每天偶尔会打个喷嚏,流点清水鼻涕

0416, 去年是在谷雨时节好的。今年第一场持续时间更久,但症状轻很多。晚上着点凉还是会打喷嚏。持续锻炼效果明显,注意防风保暖,今年有望轻症度过

2020

这一场疫情还没结束,昨天开会我的声音让大家“突然安静”。“别担心,我只是固定每年都有的流鼻涕而已。”

昨天早上醒来有点眼涩,站桩后开始轻微的流鼻涕。一整天都鼻涕不断,好在一直戴着口罩。

今天早上醒来就再没睡着,胡思乱想到6点起床,认真站桩50分钟,站到最后感觉流感现象恢复不少,又跟着视频打了一套《金刚功》。

看看今年会怎么样。

春天的故事

Day03

第三天,周五(0320),今日春分。6点起床,泡中药的时候跟着视频练了一遍金刚功;熬药的时候利用蒸气熏一下鼻子。感觉恢复的不错。

白天也没有怎么流鼻涕。下午5点多,跟老婆出去遛公园,好久没出来了,变化挺大。说跑跑步吧。趁着春分速跑了一公里。——就这个坏了事。

出了点汗,天黑后就开始流鼻涕。回家换了衣服还是停不下来。明显有加重趋势。出门一条龙,天黑变成虫。

Day04

晚上睡得还不错。自然醒来的时候,感觉嘴唇发热,但不怎么流鼻涕。这次特意注意到,早起后如果用凉水洗手,明显会感到手有点凉。

流鼻涕,按老规矩用开始装象——鼻子里塞上纸。口干,唇热,流泪。情况一直持续到中午,午饭后,睡里一觉,恢复不少。

晚上站桩40分钟,鼻涕眼泪不怎么流了。早早休息,希望明天可以完全恢复。

Day05

没敢出门。在家养病。整体好转不少,注意保暖防风。偶然有鼻涕和眼泪,尤其是到晚上。嘴巴热也有点。多喝点水。

Day06

0323 周一,晚上睡觉开始嘴唇发烧了,夜里洗手使用凉水的话明显感觉发凉,手腕到小臂位置最明显。白天倒是不怎么流鼻涕。一直戴口罩还是有好处的。

Day07

0324 周二,五服药最后一天。主要作用还是在熏。似乎进入了拉锯站,太阳落山、晚上会严重一点。夜里出现流鼻涕的现象。

Day08

0325 周三。开始晚上睡觉也开始戴上一次性口罩,效果不错。看起来鼻涕被动积攒到白天了。

老妈这一次比较严重,往年这个时候也会进医院挂吊针。但这次一直发烧不退,而且昏迷了五天了。中午再次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,昨天晚上一宿没睡,四个人熬了一夜,差点没缓过来。难怪早上打电话的时候大姐说着说着就流泪了。

好消息是中午的时候终于醒来了,视频时老妈睡觉之前瞅了两眼。

Day09

进入拉锯战阶段。口罩保命,偶尔会连续打几个喷嚏。鼻涕流得不多。晚上睡觉时眼涩。

Day10

same as yesterday so far.

Day33 0419

今日谷雨。又是4周左右的时间,在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里。不算痊愈,也差不多了。

秋日三番战

7、8月的跑步记录里陆陆续续记录了三次战斗经过。

第一波

07月16日 晚上睡觉有点着凉,周五17日早上起来严重了一点,但站桩40分钟后有些好转,白天上班一天出现流鼻涕症状。

周六多睡了一会儿,早上还是起来站桩30分钟,站完脑袋不是那么疼,然后老婆给折腾着刮痧艾灸——面部的雀啄灸之后的确放松不少。中午出去跟朋友聚会聊天。

周日早上站桩40分钟,还是有点周身无力的感觉,吃完早饭又接着睡了——一觉睡到快11点。再次醒来一切症状都恢复了许多。身体感觉很轻松,太阳穴也不怎么痛。

到周一(7月20)时,好像把感冒"传染"给老婆了,然后我自己迅速恢复挺好:( 目前只有偶尔咳嗽,嗓子轻痰的症状。

第一波顺利迅速痊愈。只持续了一周多一点的时间,而且症状很轻微。

第二波

8月3日,站桩的时候莫名着凉,开始流清鼻涕。4号一天已经快消耗一包抽纸,鼻孔两侧红红的颜色——清鼻涕流不止,一直用抽纸搓成条状再截断塞到鼻孔里。

这一波属于速战速决,“短兵相接二番战”,到9号基本结束。

第三波

8月21日开始出现症状。到今天为止算进入收尾阶段。

进入持久战。有点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的意思。斗志没有前两次那么足。前两次都只出现轻微症状,这一波算是都见识了一遍——

22日周六——

站桩……感觉整个身体左边通顺,右边有点木,右边鼻子也有点不通……艾灸完估计没有注意保暖防风,到中午吃饭的时候鼻涕开始有“开闸放水”的意思……到晚上睡觉前已经“损耗”一包200抽纸巾

29日周六——

嘴巴发干,感觉嘴唇灼热,舌苔有刺感,清鼻涕还流不停,鼻腔似乎有刺,总想“擤鼻涕”……鼻涕鼻涕流鼻涕,没能逃开第三季。

8月31日周一还是症状不减,停跑进行艾灸治疗。周二抽空跑了一下,症状依然。周三、四都没跑步。有空就早晚艾灸一下,晚上坚持泡脚。症状属于可控阶段,即使流鼻涕也没有出现去年那种恶性现象如晚上无法入睡,夜半口干鼻涕不止等状况。白天有流鼻涕,但也是阶段性的一阵一阵。

即使如此,对精力状态也有不小影响。直接表现是本周跑得少,而且跑完也没有及时记录,无论是跑步情况,还是感冒状况。

一直到4日本周五。早上醒来去跑步时明显感到精力回来了。还有零星的清鼻涕现象,但自我感觉已经进入收尾阶段。今天周六,在“185”的强烈要求下,实行巩固措施。好的七七八八,下周继续巩固。

这一波到此为止。


2019

这也导致去年在老婆的“怂恿”开始学习站桩。(尽管依然没能阻止。但还是有很好的效果,去年清明节开始站桩学习,坚持有100天,后来断断续续,至今也站了230多天)

躲过了去年春天,到七月还是再次遭遇。还是一直流清鼻涕的老毛病,站桩90+天,还是没防住啊= =|

而且没过多久,第二回合就又来了,而且架势看起来比第一次要凶猛不少。从八月中旬开始,一直持续到9月下旬?。站桩、喝汤药都上。生病记二生病记三生病记四。时间上有点模糊了,简书去年8月30日开始被迫停更,少了个灌水记录的的地方。但根据28日有点刹不住车的意思。至少还得2周之后才能恢复。


2018

但第二年的春分前后开始记录—— 近几年每到这个时节就“清鼻涕”流不停。断断续续已经20来天。

同年8月20日前后又犯一次。持续近一个月。病中吟做了详细的记录。

2017

17年底的感冒记不得是什么症状出差最忙碌的一次,又碰上一直感冒
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